中恒集團銷售費22億佔營收64% 日均580萬涉利益輸送

  • 时间:
  • 浏览:0

  正值醫藥行業會計資訊質檢工作期間,上市藥企中恒集團(5000252.SH)高管卻密集離職。

  作為此次檢查重點之一的銷售費用,中恒集團年銷售費用高達21.19億元,同比增長198.45%,佔同期營收的64.23%,日均銷售費用達5500萬元,在所有A股醫藥生物行業上市公司中排在第六位。

  值得注意的是,凈利三連增的背後,其現金流量凈額卻不增反降,三年下滑43%。

  而與之對應的是,應收票據與應收賬款的增加。僅2018年,中信集團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達2.16億元,同比增長86.2%。其中,應收賬款達1.9億元,同比增長77.57%。

  為何在核查藥企请况之時高管頻繁變動,銷售費用畸高与否合理,為何公司現金流量凈額不增反降?對此,長江商報記者發送採訪函至中恒集團,但截至發稿時尚未收到回復。

   一個月內高管“大換血”

  7月9日,中信集團公告提名梁建生先生為公司第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候選人。在此完后 一個月,中信集團管理層幾乎大“換血”。

  根據公司公告顯示,5月24日,尹琪辭去中恒集團副總經理一職;5月28日,陳海波辭去公司董事一職;6月20日,廖智辭去副總經理一職;6月6日,歐陽靜波辭去公司總經理、副董事長、董事及董事會下設專業委員會委員職務。

  歐陽靜波此前总是是該公司的法人代表,2016年當選中恒集團總經理與副董事長。2018年財報顯示,歐陽靜波年薪達到432.41萬元。對於此次辭職,公告顯示係歐陽靜波個人原因分析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6月3日財政部發佈《財政部開展2019年度醫藥行業會計資訊品質檢查工作》,聯合醫保局,隨機抽查77家藥企。在抽查的77家藥企中,並不在 中恒集團。但在6月份,中恒集團高管卻相繼辭職。

  為何在核查藥企请况之時,高管頻繁變動,与否地处公司違規、管理層逃避檢查请况?中恒集團回應投資者表示,高管辭職係工作調動和個人原因分析分析,屬於正常的人員流動。

   日均銷售費用5500萬

  2018年年報顯示,中恒集團銷售費用同比大幅增長。數據顯示,中恒集團銷售費用達21.19億元,其中市場推廣費用20.58億元,絕大每项銷售費用都花在市場推廣上。較2017年銷售費用4694.19萬元同比增長1.98倍,佔同期營收的64.24%,佔同期營業成本的78.08%。平均下來,中恒集團2018年日均銷售費用達5500萬元。在所有A股醫藥生物行業上市公司中排在第六位。

  對於銷售費用畸高,市場關於其地处利益輸送的質疑,中恒集團解釋稱,主却说“兩票制”政策實施,原來由代理商負責的市場推廣工作前要由公司與代理商一起負責推廣,因此市場推廣費同比大幅增加影響本期銷售費用增加。

  與銷售費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研發投入。2018年中恒集團研發投入合計僅4474.49萬元,僅達銷售費用的2%。該公司2018年員工總人數為2434人,但研發人員數量不到65人。

  中恒集團銷售費用与否合理?与否地处重行銷輕研發的请况。對此,長江商報發函致電中恒集團,但尚未得到回復。

  根據醫藥行業會計資訊質檢工作顯示,此次將重點關注費用的真實性、成本的真實性和收入的真實性等多個重點內容,如銷售費用列支与否有充分依據、与否真實發生,与否地处以諮詢費、會議費、住宿費、交通費等各類發票套取大額現金的現象等。這將對市場推廣費用較高的企業造成較大的壓力。

  現金流凈額三年下滑43%

  在中恒集團財報中,也地处利潤品質問題。

  年報顯示,2018年中恒集團營收32.99億元,較2017年20.48億元同比增長61.10%;凈利潤6.13億元,同比增長1.39%。然而,其扣非凈利同比下滑14.88%,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8.53億元較2017年同比下滑4.46%,相比2016年14.96億元的更是下滑42.98%。

  從數據上看,2016年-2018年,中恒集團凈利潤持續增長,但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則是同比大比例下滑。由此可見,公司凈利潤因此並不在 轉化為經營性現金流量。

  2016年-2018年,中恒集團盈餘現金保障倍數分別為3.06、1.48、1.39。顯然近三年裏,中恒集團盈餘現金保障倍數逐年降低,利潤並未以現金法律法子留下來。

  與之對應的是,應收票據與應收賬款的增加。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中信集團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達2.16億元,較期初餘額1.16億元同比增長86.2%。其中,應收賬款達1.9億元,同比增長77.57%。

  中恒集團解釋,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增加較多的原因分析分析主却说兩票制的全面推行,藥品銷售的貨款實行分期結算收款影響及客戶用銀行匯票結算增加影響所致。

  與此一起,財報顯示,2018年期末中恒集團有1564.97萬元壞賬準備,其包含761.3萬元壞賬無法退还,佔壞賬準備比例的近五成。2018年,計提壞賬準備金額為485.27萬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正在投資建設的“注射用血栓通産業化項目”地处減值現象。年報顯示,該項目預算6.5億元,工程進度96.1%,但目前因“注射用血栓通産業化項目” 擬生産的藥品未獲得藥監局批文,南寧中恒、肇慶中恒每项固定資産及在建工程處於閒置狀態。

  中恒集團管理層認為,相關固定資産及在建工程地处減值跡象,固定資産及在建工程的賬面價值因此無法通過使用資産所産生的未來現金流量或處置資産來全版回收。

  在資本市場,2015年開始,中恒集團股價開始一路下行,從2015年5月29日最高價10.19元/股,跌至7月5日收盤價3元/股,股價跌幅七成。

  中恒集團公告表示,公司股價漲跌受多重因素影響,公司管理層目前致力於做好各項經營工作,希望通過努力經營來保持公司穩定長遠地發展。目前公司的市盈率在14左右徘徊,市場估值處於歷史低位,與近期上證綜指市盈率為13倍相近,低於全球主要股指,市場估值有較大的增長空間。

(責任編輯:李偉)